<span id="be1cb5f50e"></span><address id="bfd8f56aca"><style id="bg946b3adf"></style></address><button id="bl9866f878"></button>
                        

          活动专题
          » 新书快递
          » 南国书香节
          » 诺奖中国行
          南国书香节
          南方出版高峰论坛彰显出版之魂 | 品位篇
          发布时间▓█▄■: 2017-09-06 16:49:29   作者:新文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浏览次数:

              “品位”体现在文化高度和文化内涵上。出版是高尚的文化工作▄▓,承担着成风化人的社会功能。出版人一定要有文化情怀、文化坚守和文化担当▓█,要把传承和创新中华优秀文化作为价值追求、最高使命和光荣责任,自觉保持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情操、凝聚共识的出版者之初心███,敢于向低俗媚俗的作品说“不”,敢于向见利忘义的陋行说“不”,敢于向粗制滥造说“不”▓▓,远离浮躁、平心静气、笃定守一▄■▄,着力强化创新意识,注重提高作品的文化品格和审美境界。

           

           

            

           

          ○李学谦(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

          ○肖启明(商务印书馆党委书记)

          ○李永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

          ○邓  璐(著名节目主持人▄■▄■)

           

           

           

          品位有“价”

           

          “当我们看出版的时候,有两个词或者两种现象是绕不过的,一是畅销书▓▄▓▄,二是排行榜,这两道‘门槛’是否可以作为读者选书的捷径?”在论坛“品位”环节的对话中▄▓,主持人抛出当下出版业最热门的问题▓█▄■。

          价值在于读者需求

          一个健全的产业,需要一个好的评价体系。

          商务印书馆党委书记肖启明说▄■▓,图书排行榜是有作用的,最明显的表现是能够促进出版工作者增强出版意识,更大程度上满足读者的需要▄▓。只是现在的排行榜往往被一些不良因素所左右,通过“打榜”的方式把本来不好的图书“推热”,这样的排行榜就“走偏”了▓█。

          “中国每年新书出版40多万种,书店的采购还是很看重排行榜的,出版社也很重视█■▄。作为出版工作者,要为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去努力,不要做欺骗读者的事███。”肖启明说。

          面对读者需求的多样化,大量的细分渠道来自排行榜▓▓。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社长李学谦认为,排行榜不能不看,也不能全信▄■▄,“尤其是编辑,千万不能以排行榜为风向做选题策划。”他谈到■■■,各种市场监测机构到目前为止,没有监测覆盖读者的所有需求,还有很多空间有待挖掘▄■▄■。另外,排行榜当中也有重复统计的数据。所以▓▄▓▄,排行榜只能作为一种参考。“真正的做法,还是要像叶至善那样研究读者的需求▄▓,观察孩子的阅读行为▓█▄■。”

          前些年有关数字出版和传统出版之争的时候,大家都在思考出版社在出版过程中的定位和扮演的角色到底是什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李永强说▄■▓:“其实是品牌,是对于出版过程的价值判断。我们通过筛选▄▓,帮助读者选择出版了这个图书。排行榜确实有一些人为的因素,但如果出版人坚持自己的价值判断▓█,就不会完全依赖于排行榜的数据。”

          每年出版的图书近50万种,有多少值得珍藏█■▄,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李永强说:“对于真正的出版者说███,一期或一年的排行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做十年、百年的品牌▓▓,而支撑这些的是出版人的理念、出版社的精品、出版品牌的价值▄■▄。”

          价值在于出版精品

          面对主持人提出的“为什么要坚持出版”这一问题,三位嘉宾的回答颇有意趣。

          李学谦说■■■:“我做少儿出版唯一的理由,就是孩子需要阅读。我们有很多老刊▄■▄■、老报纸,如《中国少年报》创刊于1951年▓▄▓▄。一次搞活动,有位白发苍苍的老读者拉着我的手说,‘谢谢李社长▄▓,我是读着▓█▄■《中国少年报》长大的’。我听后十分感动,我觉得老人谢我的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需要有好报好刊好书陪伴成长。”

          现在,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坚持做好这些报刊和图书▄▓。“只要孩子阅读,少儿出版就有其存在的理由。据我们调查▓█,五六年前的早期阅读,起始年龄为7岁,现在为2周岁以前█■▄。大家对阅读越来越重视,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把少儿出版做好?”李学谦说███。

          出版到底给大家带来什么?如果现在仅仅把图书、报纸当成一件商品▓▓,是做不出有温度、有价值的产品的。李永强谈到▄■▄,坚持精品出版,实际上就是要让现在出版的这些图书能够传世,“希望我们所做的图书对于文明的传承■■■、文化的积累能够起到促进作用。作为一个有文化担当的出版人,这是我们绕不开的使命▄■▄■。”

          价值在于迎难而上

          出版业深化改革,需要不断开拓、迎难而上▓▄▓▄,解决那些阻碍发展的瓶颈问题。

          李永强认为,出版社的“难”▄▓,表现在选择和判断上——做什么不做什么▓█▄■。尽管童书出版多年来一直保持增长,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始终不涉足童书,而定位在高等教育的学术出版上▄■▓。目前,人大社90%的版权输出,都是高等教育类的学术出版▄▓。“虽然难,但我们迎难而上,并做出了成绩▓█,这就体现了人大社的价值。”李永强说。

          李学谦认为“难”在编辑█■▄。他说:“找一个好编辑太难了。内容为王███,就要以编辑为本。作家要有天赋,好编辑也要有天赋▓▓,难就难在好编辑难求。”

          对此,李永强也有同感▄■▄,“出版社天天讲精品出版,要多出好书,其实最难的就是优秀■■■、原创性的作品很少,能把好内容关的好编辑很少”。

          对于出版社而言▄■▄■,其实难处很多。肖启明说:“我一毕业就做出版▓▄▓▄,感觉很好。慢慢的,我发现做出版的利润越来越薄▄▓,品种越来越多▓█▄■,单品种的效益越来越差。特别是出版业面临的数字化转型,难处更大▄■▓。”

          尽管遇到很多难处,肖启明仍对所从事的这份职业感到荣幸,他说▄▓:“干事业都有难处,克服的困难越多,解决的问题越多▓█,越能体现自己的价值。我认识到了出版对民族、对国家的作用█■▄,所以以此为乐。”

           

           

          他们说

           

          李学谦:少儿出版要“由多到好”

          我们显然都愿意读有品质的书███,我们显然也都不愿意写没有品质的书。

          贝勒特67岁退休,他总结自己一生成就的时候说了这样一段话▓▓:兰登书屋的可供书目是如此强大,以至于今后20年内哪怕是关门大吉,赚到的钱也要比现在还多▄■▄,就像在人行道上弯腰捡金子一样容易。他的意思是把门关了,把人辞了■■■,卖版权,足够卖20年的。看到这段话以后我感到特别震撼▄■▄■。

          百度百科这么介绍兰登书屋——20世纪世界出版界,兰登书屋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它潜移默化起到了引领作用▓▄▓▄。看到这段话真令人无限感慨,什么叫出版?把好书一本一本推出来▄▓,最后形成了强大的可供书目▓█▄■,然后实现对社会的文化积累,这就是出版。

          叶至善先生说▄■▓:编辑的一切工作都要设身处地为读者着想,怎么策划选题呢?叶至善给自己立了四条规矩▄▓:一是要想让孩子弄清楚的问题,先问问自己是否弄清楚了;二是想要让孩子感兴趣的事情▓█,先问问自己是否感到了兴趣;三是要想让孩子感动的事,先问问自己是否被这事感动了█■▄;四是要想让孩子去做的事情,先问问自己是否也打算这样做。

          一切的内容设计███,一切的选题策划都是从读者出发,叶至善真的是把心交给了读者。落实到具体的编辑过程当中▓▓,叶至善经常做的一件工作,就是根据作者的原意对句子进行拆分,把长句子改成短句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叶至善说,句子长了结构必然复杂■■■,孩子容易读到后面就忘了前面,影响对内容的理解。我们现在都说“工匠精神”▄■▄■,叶至善身体力行的就是这样一种“工匠精神”——选题策划不是关起门来精雕细刻,而是要把读者放在心上,看读者到底需要的是什么▓▄▓▄,然后在编辑的过程当中调动全部的编辑手段来让内容完美地呈现出来,使读者乐于接受,易于接受▄▓。不像我们现在这样▓█▄■,看看排行榜有什么,看看哪一个书畅销,然后再想办法来找这些东西▄■▓。

          我很愿意与同行分享一句话:书比人长命。后人怎么来评价我们这一代出版人▄▓,不会看我们的市场占有率、排行榜,这些都是过眼烟云▓█,一切都会烟消云散,他们唯一能看到的是我们到底留下了哪些书。

          少儿出版现在的确已经完成了“由少到多”的转变█■▄,去年少儿图书新书品种是4.4万种,少儿出版零售市场的动销品种超过了22万种。这么多书读者还感觉有些时候无书可读███,这就需要我们真的把文化放在心上,把读者放在心上,要有文化情怀▓▓,也要有“工匠精神”。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完成少儿出版“由多到好”的转变▄■▄。

           

          肖启明:文化担当,社会效益

          出版品位的核心是内容■■■,内容品质和创新是出版业的生命线。有不少读者说商务印书馆的书太学术,不容易看懂▄■▄■,其实商务最著名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和“中华现代学术名著丛书”中都有很接地气的图书。比如“汉译”中霍布斯的《利维坦》▓▄▓▄、西塞罗的《论老年 论友谊 论责任》、鲁思·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等等▓█▄■,都是穿越历史时空,对时代发展影响深远,而且广受读者欢迎的经典图书▄■▓。

          装帧设计是出版品位的直观体现。商务在装帧设计上提出了八字方针:庄重▄▓、大气、尊贵、简约▓█。这几年,商务出版了一批在装帧上比较有影响力的书,如█■▄《中国设计全集》《中国当代设计全集》《罗马史》███《发现之旅》《树的秘密生活》等等。“心赏”丛书系列的▓▓《如是清凉》还获得了“中国最美的书”称号。

          主题出版成为越来越重要的市场,反映的是国家之需▄■▄、民族之需和时代之需。主题出版是责任,同时也是市场■■■。这是最大的市场,也是最持久的市场。出版社的发展应该与时代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不断回应时代所提出的课题。商务对于“一带一路”文化的建设,强调当代学者的文化视角▓▄▓▄,主题出版的学术性和文化性就是品位的呈现。从2016年开始,我们先后推出了▄▓《“一带一路”战略研究》▓█▄■《世界是通的——“一带一路”的逻辑》《数说“一带一路”》等,其中▄■▓《世界是通的》荣获2017年“中国好书”奖。

          商务印书馆自创立之初即以“昌明教育,开启民智”为己任▄▓,百余年来无论顺逆境,从未懈怠。探寻救亡图存的文化之路▓█,不仅开创了中国现代出版业,而且在民族教育和文化事业等方面,创新不辍█■▄,屡开先河,创造了中国现代出版、教育███、学术和文化史上的诸多第一。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第五集《延续中华文脉》中对商务印书馆有这样的一段介绍:“在2017年乍暖还寒的2月▄■▄,中国现代出版业的起点——商务印书馆迎来了创办120周年纪念日。‘文化担当,社会效益’■■■,不仅是这家百年老字号的立身之本,更是中国出版业繁荣发展的内在动力。”

          新的历史时期▄■▄■,商务印书馆以品质、责任、创新▓▄▓▄、合作为企业的核心价值观,把文化担当和追求置于企业核心经营理念之首。商务积极落实公益阅读推广战略▄▓,在推进“价值阅读品牌示范店”“商务印书馆阅读体验店”建设的同时▓█▄■,真正落地了“商务印书馆乡村阅读中心”的建设,将文化公益活动辐射、拓展至最基层的乡镇▄■▓,努力实现从阅读开始改变乡村、改变乡村教育的企业公益理想。近5年来▄▓,商务印书馆在全国投入资金、图书上千万元,面向农村▓█、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及城市打工子弟学校█■▄、特殊教育学校,开展词典下乡、送教下乡███、教育教研、灾区救助、推广价值阅读▓▓、建立阅读中心等多种形式的公益活动,公益脚步遍及20个省、区▄■▄、市。

          2017年是商务印书馆120年,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们将深化内容创新、推进文化营销、加速全媒体整合▄■▄■,自觉担负文化使命,倾力打造传世精品。

           

          李永强▓▄▓▄:大学出版的“修齐治平”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对中国历代知识分子家国情怀和理想追求的高度凝练。大学出版作为中国高等教育的重要出版力量,是优秀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和思想文化创新的重要平台▄▓。大学出版的文化品位直接关系到公民的人格培养▓█▄■、社会的文化积累和知识创新、国家的治国理政等方方面面。大学出版对于文化品位的价值追求犹如儒家对君子品行的追求一样▄■▓,也有“修齐治平”四个境界。

          大学出版社的“修身”,就是要认清出版社的时代使命▄▓,要以社会效益优先,做到双效统一。大学出版社是大学文化的弘扬者和学术知识的传播者▓█,在学术出版方面大学出版社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也是自身职责所在。中外大学社都十分重视自身文化传承与创新的出版使命█■▄,大学出版就是大学文化精神、知识思想积累传播的重要媒介。

          大学出版社的“齐家”███,就是要立足教育,为高等教育提供有文化品位的优质服务。大学出版社是高等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学出版社的出版水平是高等教育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之一,在支持高校教学科研、推广成果▄■▄、培养人才、提高质量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大学出版社要将出版高质量教材作为服务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教材体系建设的根本任务和核心工作■■■,以教材建设带动学科基础建设,以教材编写、出版▄■▄■、推广和使用为教育出版主线服务高校师生。

          大学出版社的“治国”,就是要集合思想界▓▄▓▄、教育界、文化界、科学界的优秀作者▄▓,创作国家现代化建设急需的各类著述▓█▄■,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大学出版社要以出版为纽带连接教学科研和社会实践,以出版为平台促进学术交流和成果转化▄■▓。大学社要充分发挥组织协调学者共同开发科研选题的优势,结合现实问题,进行系列选题开发▄▓,聚合力量,助力知识创新、理论创新和方法创新▓█。大学社要进一步大力支持具有原创性和时代性特征的学术著作出版工作。出版社要高度关注中国新型智库建设,紧密追踪新型智库成果█■▄,助力智库成果发布和成果传播,为国家社会经济发展提供智力支持。

          大学出版社的“平天下”███,就是要胸怀天下,推动中国文化“走出去”,扩大中华文化的国际影响力▓▓,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积极贡献。今天,大学社在推广中国学术研究成果“走出去”▄■▄、推动中国学术机构与海外学术机构的合作与交流、支持中国学者参与多边学术活动等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文化使者作用。提升当代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的国际影响力是大学出版社国际出版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这就要求我们在“走出去”工作中,不断解读中国实践、构建中国理论方面具有建树的中国当代学术著作的国际出版工作▄■▄■。我们要善于发现我国改革发展实践中凝练出来的一些原创性的理论观点,组织专家,针对国际传播特点▓▄▓▄,专门开发外向型选题。另外我们还要担负起与世界分享中国成就的出版责任,让世界通过学术出版平台▄▓,更好地了解中国▓█▄■。

          转载自《中国出版传媒商报》,有删改▄■▓)

           

              <span id="be1cb5f50e"></span><address id="bfd8f56aca"><style id="bg946b3adf"></style></address><button id="bl9866f878"></button>